東方灰姑娘

作者 愛維

  東國、西國各位於α星的東方以及西方。α星是個只有兩個國度的星球。

  故事發生在遙遠的過去,大約離現代(2016年)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吧!

 

  東國,關家──

  關家是官場世家,因此,住所可謂金碧輝煌,不過,若要和王宮比,還差了一截。

  關家內部的人:爸、媽以及一名長子,兩名女孩,加上四位負責家庭內部膳食和清潔的,一共九位。不過,真正說起來,在做打掃清潔的幾乎都是長子──關信春。關信春雖是長子,卻是關家最沒地位的,因為,他是關家從路邊撿來的,而長女關麗秋和次女關千夏則是名副其實的千金小姐。這春秋夏三人,從小就都是秋夏在欺負春,好東西都由秋夏兩位姐妹占走,春不是撿剩的便是兩手空空,只有欣羨的份。

  雖說春在關家沒什麼地位,但他心裡對爸、媽以及兩位妹妹,總是抱著感謝以及寬容之心的。沒有當時的關家相救,就沒有現在的自己。

  就在某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,關家的當家過世了,突然喪失丈夫的關媽以及三名孩子都沉浸在悲傷中;此後,關媽變得性格乖戾,對春總見縫插針,並對他大吼:「要是當初我沒有同意撿你回來就好了!一定是你剋死我老公的!!」春聽了大受打擊,心頭糾成一團──或許我離開會比較好,但是關家對我的養育恩重如山,我豈能.......

  因此,春沒有選擇離開,但他默默發誓:只要媽媽再度表示對他的存在不滿,他會立刻離開,但是恩情總得報答,所以要是關家有難,只要是自己幫得上忙的,一定義不容辭!

  某日,關家失竊,許多財寶飾品不翼而飛,關媽連著兩個女兒一起懷疑起春,認為春留下來的真正目的是掏光關家的財產,於是也沒怪別人,而是把所有的錯都怪給春;之後的日子,春更難過了──經過這次事件,關家已不再那麼富有,成為收入普通到小康之間的家庭,不太敢再招搖──此外也因為這件事,關媽病倒了,這成了春留下來的主因。

*

  西國,王宮──

  只聽王宮迴廊不時響起奔跑聲,明眼人一見就知道二公主又調皮著要變裝外出了,所以一些官兵隨從追著她跑。不一會兒,二公主已變裝出了王宮。

  (果然,自小便和姐姐一起習武,跑步當然難不倒我,要說誰有本事抓住我,恐怕就是我的好姐姐了!)

  長公主書房──

  「長公主大人!二公主又不知去向了!雖然這也不是頭一遭,但要真的出事怎麼辦?希望您能讓我們這些做下屬的也一併去找,拜託您了......」

  葉夢冬,西國堂堂長公主,身高不僅185公分,16歲的青春,飽讀詩書還武冠天下,追隨者多,愛慕者也多,不過都是女的居多。

  「我知道了,你們先在門外等我,一會便好。」夢冬淡淡地答。

  過不了多久 ,夢冬走出書房,她朝跟隨而來的官兵和隨從微微一笑:「辛苦你們了,那麼、出發吧!」

  「是!」大夥兒異口同聲地喊。

  東國與西國邊界──

  春在一片草林中尋找醫生開給他媽媽病情所需的草藥,就在這時,一隻黑熊出沒,春眼見黑熊只離自己三尺多,嚇住了,想大聲求救卻開不了口......(難道我要命喪於此?)春心想;就在黑熊往春奔來的那一剎那,一個黑影從草叢中竄出,是一名女子,她拉起春的手,往黑熊所在的反方向奔去,沒多久,就脫離了危機。

  「你......還好吧?」女子上下打量著春,輕聲地問。

  「還、還好,謝謝妳!我該如何報答妳?」春還未完全回神,只知道此人於己有恩,不得不報。

  女子咧嘴一笑:「你這人真老實!不必報答我,路見不平而已!」

  「那麼......至少讓我知道妳的名字,好嗎?──我想和妳做朋友!」春鼓起勇氣對女子說,也許,在春的心靈某處,已被這女子占了一份地位,畢竟不曾有女性對他好。

  「──嗯,好啊!我叫連巧蓁,多多指教!你的名字呢?」

  「我叫關信春,妳可以叫我春就好。巧、巧蓁,我便這麼稱呼妳、可以嗎?」春怯怯地問。

  對方聽了以後心想:我可不能告訴他我姓葉,畢竟α星裡只有西國才有葉家,那也是西國王族的姓!要是告訴他我的真名,雖然他感覺很天真,但還是要防,再說,一旦他知道我是王族,恐怕就不願和我做朋友了......

  葉巧蓁想完後,答:「春!你是我第一位朋友!叫我巧蓁當然可以。──偷偷告訴你、我才15歲呢!」

  春一聽:「真年輕......我已經21歲了,能認識妳真的太好了,因為......妳也是我第一位朋友。」

  本來巧蓁還想繼續和春聊,但是她看到一些官兵已找到附近,因此,巧蓁匆匆地留了句:「拜拜!下次老地方──就是這裡,見!」

*

  西國,王宮──

  巧蓁是被她姐姐夢冬找回來的,巧蓁打了個趣道:「姐姐總是知道我會去哪,果然我兩心有靈犀!對吧、姐~」

  夢冬微微一笑,答:「姐妹情深,也許真如妳所說吧!」

  「人家不是常言:長姐如母,我們的母親雖已過世,但是,我還有妳和爸,還有──......」巧蓁故意不將話講完,要夢冬去猜。

  「妳不會是要我說──妳看上誰,了吧?」夢冬只是眼神一瞥,就大概猜出了答案,畢竟妹妹從媽媽5年前過世到現在都是她在照顧,不了解她的心事也難。

  巧蓁聽了露出調皮的微笑:「姐姐大人果然料事如神!──然後妳會對我說:過獎了,對吧?」

  夢冬笑了一笑,道:「妳也懂我啊?」

  「當然!不是只有姐姐妳了解我,我也是了解妳的喔!」

  巧蓁說罷轉了一圈,長裙飄飄的樣子配上巧蓁可愛的面容實在很美。

  東國,關家──

  春照醫生開的藥方煮起了草藥,那味道雖有些刺鼻,但良藥苦口,春熬完藥後,將藥湯裝入碗中,交給妹妹秋夏去餵喝。

  然而,多數時候,秋夏不是被對生存已近乎無望的媽媽"說服",而將藥湯擱著,要不就是關媽一個生氣地揮開,摔破了碗,也因為如此,病更重了......。

  之後,秋夏開始更愛找春麻煩,覺得如果沒有春,一切都會好轉,但是沒有春的話,不就報復不了他了嗎?於是秋夏兩姐妹決定留住春,刁難他、欺負他,至少心裡會好過些。

  東國與西國邊界──

  春一如往常採著藥草,並且決定採完拿回家後再來這裡等巧蓁。當春再度來到此地,巧蓁已候他多時。春見到巧蓁咧嘴一笑,奔向她,道:「讓妳久等了......」巧蓁回他一抹笑,道:「一直沒問你,為何常來此地?」

「啊......因為家母生病......說起來、都是我害的......」春一下露出了低迷的神情,眼眶泛淚。

  巧蓁看了嚇一跳,慌忙道:「為何這麼說?」

  春心裡想了想,還是決定不講出全部真相,畢竟對關家而言,自己是沒資格的"外人"。

  「......我不能告訴妳太多,只能告訴妳,我必須來這裡採草藥才能彌補我對家人的虧欠......」

  「......」巧蓁聽完雖僅略知一二,但也沒有繼續問。

  「認識妳真好......」春突然說。

  巧蓁聞言雙頰微微泛紅,答:「啊?這、我也是!」

  (如果、如果有那麼一天,我能和她一起度過下半輩子......啊,不行,我是罪人,罪人沒贖完罪是沒資格得到幸福的......)春沉默地想著。

說起來,在爸爸還未過世前,自己也曾經幸福過......

 不知不覺,春流下了一滴眼淚。

巧蓁見狀拿出手帕,遞給了春,道:「告訴你一個秘密──你是我的初戀唷!」

  春一開始沒回過神,錯愕了一下,然後回答:「謝謝妳,但是、我不夠資格......再見!」

  就在春轉身的那一刻,巧蓁從後方抱住他。

  答:「如果你是飽受煎熬的灰姑娘,那麼、我就是那名將你從火坑中救出的王子!」

 

*

 西國,王宮──

  國王察覺了,最近愛女巧蓁雖然還是一如往常喜歡變裝出遊,但是,近來她似乎變得會發呆、恍神,偶爾還莫名地傻笑,國王以為她患了什麼病,請來不少名醫,經夢冬點醒,國王才知愛女巧蓁只是相思,沒有病。

  二公主寢室──

  門外響起了叩叩兩聲,巧蓁回了聲:「誰?」對方回答:「是我。」巧蓁聞言立刻衝去開門,問:「姐姐,有什麼事嗎?」

   夢冬沒回答,只是挑了個位子坐下,然後緩緩地道:「父王要我代他來看看妳,畢竟女孩子有些事不便向父王說,所以,妳說吧,妳的困擾。」

  「......我想我是戀愛了,姐姐......」

  巧蓁過了許久才開口。

  「單戀?還是兩情相悅?」

  「我不知道......但自從我主動對他告白並將他比作灰姑娘,而我是王子後,他便不再與我相見,有一次他從遠方看到我,立刻回衝,他就是不願見我了......」

  巧蓁越說越難過,趴在桌上哭。

  「感情的事我沒經驗,不過,或許妳可以用另一種方式來見他。」夢冬淡淡地說。

  巧蓁聞言一喜,道:「是什麼方式?」並湊向夢冬。

  「下個月,我國會舉辦一場舞會,東國國民也能參加,屆時,我會以"王子"的身份參加舞會,妳則以富家千金的身份參加;我會確保聯繫關家一男三女,這樣,就可以確認他到底對妳有幾分情意。」

  巧蓁聽了眨一眨眼,興奮道:「難不成姐姐妳要偽裝成愛慕我這富家千金的王子?」

  夢冬沒多說什麼,只是微微一笑。

*

東國,關家──

  春自從最後一次見巧蓁後便心事重重,連兩位妹妹對他的叫罵也沒聽進,但總在之後慌忙道歉。

  (我喜歡巧蓁......但是我不能愛她,如果不是因為我,關家也不會變成現在這般......)

   就在此時,門口響了幾聲叩,夏當時離門最近,但是一如往常,這種事都是交給春去做的。

  ──貧賤的人注定要做瑣碎的事。

  ──人要"知己",而不是只有知足。

  春沒有猶豫,他打開門,只聽對方道:「這四封邀請函是要給你們的,還請到時不吝參加。」該人衣衫華貴,秋夏一見,立刻湊向前打招呼,將春擠到了屋內。

  「四位都請參加,但若有其他因素不克參加,我們也希望儘量抽空──這四封邀請函就交給你們了。」

  該人一走,秋夏便拿著四封邀請函走進屋內,並順手將有春名字的那封丟往垃圾桶,接著,秋夏走到關媽面前,道:「媽!下個月西國王宮將舉辦舞會,說不定我們兩個都會碰上真命天子!媽......妳還在靜養,還是不去的好?」

  只見關媽微微睜眼,道:「妳們去吧!打扮漂亮一點,然後成為王子妃,這樣才能將春帶給我們的不幸化解掉......還有、讓春去吧!讓他去那裡出洋相,畢竟他天生就是奴才命......」

  這些話,春都聽見了,不久,秋從垃圾桶拿起有著春名字的邀請函,粗魯地放上春的胸口,冷冷地道:「好好打扮你自己吧!」

*

一個月後,

西國,王宮──

  這舞會一辦可謂空前盛大,不少嘉賓遠道而來,就為了目睹王子以及未來的王子妃一眼,然而,大部份的東國人,以及少部份的西國人都不知西國根本無王子,知情者也不敢多管閒事,反正只是一場舞會,結束了以後便又回到了日常。

舞會開始前25分──

  春在宮廷大門前來回踱步,心想不該來的,但是媽媽、秋夏都要他來,他也只好穿著粗布衣裳硬著臉皮來了。

   春猶豫著要踏進宮廷內的一步前,一個人將他拉了回來;春看了那人一眼,先是一愣,然後回道:「這位先生,請問、有事嗎?」

  那人將左手拿著的華麗紳士服交到春手上,隨即往宮廷側門而去。

  (呼......嚇我一跳,好帥的人!所謂王子或許就像他那般吧!......好華麗的衣裳,不知那人為何要幫我......)

  春想了想,決定換裝進去參加舞會。

  反正,幾個小時後,就要回到他那充滿歉意的家了。

*

舞會開始前倒數──

  來自兩國的男女性興致高昂地等,等王子的現身,等王子妃的誕生。

  倒數結束,舞台最前方出現的是"王子"夢冬,只見"他"往嘉賓席中一名身穿紅色禮服的妙齡女子一瞥,伸出手,道:「有請"連巧蓁"小姐與我共舞一曲。」

  這時的秋夏好是嫉妒,她們跺著腳,怪起"連巧蓁",「穿那麼鮮豔的禮服、三八!」、「我比她好看多了!」;也有另一些人道:「她有一點嬰兒肥!」、「看起來大約15、6歲而已吧!」

  春在舞會開始前就看到了"連巧蓁",她在貴賓席的最前面,當時他就心想:我們兩個身世差太多了,她果然是富家千金......就算她是"王子",我也不會是那個"灰姑娘".......而且、沒想到給了我這套衣服的是西國王子......為何......?

  終於,"王子"和"連巧蓁"舞完,台下掌聲如雷,這時,嘉賓席有不少人大喊:「接吻!接吻!」這使得"連巧蓁"一陣錯愕──難道我要和我那帥氣的姐姐大人來個一吻......?

  "連巧蓁"還未從心事中回過神,"王子"已將她攬進懷裡,順勢做出要接吻的舉動......就在春以及眾人皆以為"王子"要吻他的心儀對象時,"王子"錯開了自己和"連巧蓁"的臉,道:「我很喜歡這女孩,但還不到愛的程度,請恕我無法滿足眾人的要求;今日舞會我的主場到此,接下來交給我的父王主持,感謝。」說罷,夢冬走出了舞台,朝內殿走去。

  春本來在夢冬要吻巧蓁時就想離開,但他太想知道結果,太在意巧蓁了,所以他想看她回絕"王子"的吻;雖然結果不太一樣,但至少"連巧蓁"還未被愛上,這表示......自己還是有機會的──也或許,這就是"王子"當初給了他這件華麗服飾的原因──不要太快放棄......!

 

  西國,王宮前花園──

  春在舞會一結束後便來到了花園,也許是想要逃避一下現實吧,他希望能獨處。

  但是,一個人的出現打破了這寧靜──"連巧蓁"!

  「那個......嗨!好久不見!」巧蓁試著不要緊張,並且露出一抹大微笑。

  「......王子是妳的誰?老實說,這套衣服是他交給我的,如果妳和他很熟,希望妳能替我還給他。」春一反往常,淡淡地回應,他被打擾時總會如此,這使得巧蓁有些難過。

  「他啊......是我的國中同學,他今年16歲,我15歲,很年輕吧?不過,我總感覺比我年長的你、比我懂事、比我更懂得愛情......」巧蓁喝多了酒,只因春未主動來找自己,所以,她一口氣說出了內心話。

  「......我雖然年紀比妳大,但懂的事也不比妳多多少......妳喝多了,回家吧!我也要回去了......。」

  就在巧蓁要喚住他前,他說了一句:「下禮拜老地方見。」

  (王子,謝謝你,這句話,是因為你給我勇氣說出的。)

*

  東國,王宮──

  江沐公主一如往常地在宮廷前院晒日光浴,並且回憶起與同父異母的長兄玩扮家家酒的過去,忍不住掉了幾滴眼淚。

  江留,一個失蹤已久的兄長,那時江沐只有6歲,江留7歲,只因宮廷內鬥,不得已送出江留,以留東國後代,因此、這王位,只要江留一回來,高齡且已不再盡心於國事的父王能立刻將王座交給他;可是這α星如此廣大,要到哪去找江留?

  這個答案,恐怕只有獨具慧眼者知道。

東國從來沒有忘記過找江留王子嗎?不對,江沐公主清楚地知道,王兄一回來一定不受歡迎,且可能會招來殺身之禍!所以,江沐以及其父王(江留的母親已故)從不積極地尋找江留,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好......

(儘管如此,心裡渴求王兄能過得得幸福的真心未曾變過)

然而,不找回王兄的想法,在參加西國舞會後的江沐,猶豫了,因為她從西國的子民口中得知──葉夢冬文武俱全,還是未來西國的掌權者,只要拜託"他"幫忙找王兄,應該能確保王兄的平安──王兄不必回到東國當國王,但可在西國擔任官職也不錯!還可以一睹自己仰慕的王兄成年後的模樣。

  於是,江沐喚一名下屬傳信給西國的"王子"葉夢冬,內容提及王兄被送走前,其母在他的右胸刻了一個約0.5公分的"留"字,如果他還在的話,約莫21歲;希望葉夢冬能動員西國一些人力尋找江留王子,畢竟要由東國找可能會引來當初殘留的勢力,對江留不利。

*

西國,長公主書房──

  夢冬拿到了從東國王廷傳來的信件,看完後嘆了一聲,這人海茫茫,自己再聰明,也不見得找得到人,如果要貼尋人啟示又怕太招搖,於是,她決定只由自己以及自己的親信來找,這樣才不會驚動到東國。

西國,二公主寢室──

  「妹,妳若有認識約莫21歲年紀的男性,告訴我,我與人有約,必須幫忙找人,但又不能太宣張。」夢冬嚴肅地道。

  巧蓁聞言:「好啊!只是不能再透露其他特徵嗎?例如胎記......?」

  「對方未提胎記,目前的線索是:東國,唯一的王子,21歲,7歲便被帶出王宮,名為江留,其母在其右胸刻了一個約0.5公分的"留"字,如此。」

  巧蓁聽完抿了抿嘴,道:「線索還不少!只是要找真的不容易......處理不好的話,反而會害了他呢!」

  「我打算易容到東國找人,畢竟可能需要用到武力,帶妳去我不放心,讓妳獨自去我更不放心,所以,妳就在西國找吧!我會派一些親信協助妳。」

  巧蓁聽了夢冬的話,不禁笑了出來,道:「姐姐大人真是貼心!」

  「那就這麼決定了?」

  「嗯!」

*

  東國與西國邊界──

  春一早便採完藥草等候巧蓁,巧蓁到達時已近中午。

  「對、對不起!最近有事要忙,久等了!」

  「是什麼事讓妳這麼趕?我幫得上忙嗎?」春擔心地問。

  「抱歉......我答應不提此事的。」

  春一聽沒多說什麼,只見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封信,交到巧蓁手上,說是他二妹夏有話要告訴"王子",希望與"王子"似乎關係不錯的妳轉交這封信給"王子"(不過,其實他二妹是因為"王子"沒吻:連巧蓁",才不再把巧蓁當情敵的)這些話,春沒告訴巧蓁,他對媽媽和兩位妹妹總是尊重不輕提的。

  「哇!好美麗的信封!好漂亮的筆跡!你......和你的家人處得好嗎?你曾提到你的母親,她還好嗎?」

  「......我只能告訴妳,家母和兩位妹妹若得不到幸福,我也無法幸福......」春失落地道。

  巧蓁想為他打氣,回:「也許"王子"會看上你二妹也說不定,但是,也或許是另一個"王子"(指東國王子)愛上她......」

  「妳的意思是?」春不解。

  「沒有啦......我會轉交給"王子"的,還有──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,所以我希望你的家人都幸福!」

西國,長公主書房──

  到東國找了江留一個禮拜仍是沒消息,夢冬沉思著,心想要不要稍微調整一下策略,畢竟東國和西國是流動性的,在東國找不到人,不代表會一直找不到,西國亦然。

  夢冬想到王妹雖也武功高強,卻不夠謹慎,於是,夢冬決定東國就派一些國內的武藝高手以及對東國地理熟悉的人去,西國則由自己和王妹擔當。

  就在這時,敲門聲響,打開門一見,是巧蓁,只見她歡樂地揮舞著一封紫色的信,然後遞到夢冬面前,道:「姐姐、送妳!──是情書喔!」

  「情書?不用了,見多不怪。」

  巧蓁笑了笑,道:「妳不給妳親愛的妹妹面子嗎?」

  夢冬無奈下只好打開信封,默讀起來。

  「......恕我無法回應對方,我是女的,雖然對男性沒什麼興趣,但我也不會去愛上女人。」

  「那......我告訴她真相比較好,還是讓她默默守著那份不可能的愛好?」

  巧蓁發出了疑問,還真是兩難。

  (再說......要讓春幸福得先讓他的家人幸福啊......)

  「姐姐啊!我該怎麼做才好?」

  「告訴她真相吧!她若問起為何我要扮成"王子",妳就告訴她,是為了某人的幸福吧!」

  巧蓁聽完笑了笑,王姐口中的"某人"指的就是自己。

  而告訴對方真相,雖然會有受騙感,但總比一直誤會真相好──人總是要面對現實。太夢幻的,通常不是假的就是撐不久就幻滅了。

 (放心吧,春!一定有讓你家人幸福的其他辦法!)

  「對了,王妹,我有事託付於妳,請妳在這一個禮拜的時間能陪我在西國找東國王子江留。」夢冬嚴肅地說。

  巧蓁想了一想,能和王姐一起行動或許會更早找到江留王子,於是便點頭答應。

  *

  東國,關家──

  自從關家當家的過世,加上關媽患病後,很少有人登門拜訪,不過,今日,門口來了兩名看似外地來的人,穿著厚實,異口同聲道:「尋人,還有少張揚,否則可能吃上官司。」

  開門的是春,只見來者進入屋內,搜索一番,道:「家裡只有你一名男性?」其中一名訪客問。

  「是的。」春答。

  「抱歉、借看一下右胸!」

  「什麼?為何......?」

  「請配合,並非要對你不利,而是要尋人!」

  聽罷,春只好敞開右側的衣服,露出右胸側,上面有一小字"留"。

  春自己也看到了那他不曾注意過的小字,到底是誰這麼做的......春心想。

    不待春想完,兩名訪客便拉著春,道:「找到人了、走!」

  秋夏見狀衝上前去:「你們兩個、做什麼?他可是我們的僕人,你們一帶走,我們生活怎麼辦?」

  只聽其中一人道:「妳們別往壞處想──總之,人我們要帶走,還有妳們兩位和妳們的母親也必須一起走,之後會給妳們一個交待。」

  東國與西國邊界──

  「沒想到會那麼快找到江留王子,長公主的策略奏效了,不過得儘快帶到西國才安全!」

  春和秋夏、關媽等人坐在馬車上,聽到他們提到王子和長公主,不明所以,於是,春發問了:「你們口中的王子和長公主是誰?和我有何關係?」

  其中一人看了春一眼,不回答,另一人則直言:「長公主是誰還不能說,但是江留王子、正是你本人!──失蹤了14年的東國王子!」

  春聽了一陣混亂。

  (王子?我?)

  不只春聽了訝異,關家三人聽了更加震驚......頓時又羞又愧。

*

  西國,王宮──

  春以及關家三人被安置在西國王宮裡,關媽的病已經由夢冬請來的名醫治療到近乎痊癒了,一個月內完全好起來不成問題。

  就在這時,夏湊到夢冬身邊,問:「雖然我我已得知妳不是"王子",但是我還是好喜歡妳......謝謝妳救了我重要的家人!還有,以後媽媽、姐姐,和我一定會和春,噢,不,是江留王子好好相處!」

  接著,夏望向春,春回看了她一眼,夏示意要春過來,春說:「我對王位沒興趣,而且我已和東國王族分別太久,相信不會有什麼人支持我當國王吧!......再說,我不夠精明,如何治國?」

  聽罷,夢冬說話了:「當國王,除了要有智慧外,重要的是善良;政治這門學問本即是由經驗積累而成,雖然你說自己不夠精明,但後天的學習可以彌補先天的不足。此外,你的王妹江沐公主,可是很期待天天都能見到你這個和她分別14年的手足,如果你聽完後還是不願繼承王位,我也不會勉強你。」

  春聞言點了點頭,他猶豫了一會,道:「如果我的選擇是放棄王位繼承權,而選擇和連巧蓁結婚,平凡地度過餘生,而於我有恩的關家則交由父王和王妹來照顧,可以嗎?」

  夢冬聞言笑了笑:「你從"連巧蓁"口中未曾得知我是女的;同時,你也不曾知道"連巧蓁"便是那名為了你什麼都願意做、傾心於你的西國二公主吧?」

  春聽完愣住了,他有些吃力地答:「所以......巧蓁其實是姓葉?我本來以為她是富家千金,沒想到竟是公主......」

  「不管是關家三人、王妹、你父王以及江沐公主都希望和你生活在一起,若你放棄王位,雖然最傷感的是你父王和江沐公主,但是,若王妹願意和你平凡度日,我也會祝福你們。」

  「嗯......」春聽了若有所思。

  夢冬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,道:「如果我是你,我會坐上王座,風光迎娶西國二公主,並接受自己的過去──迎接關家三人到王宮,一輩子都不分開;不過,我不能左右你的人生,也許當你找到自信後,便能做出正確且合適的決定。」

  西國,王宮前花園──

  巧蓁和江留約好在西國王宮花園前相見,是江留約巧蓁,說是有要事告知。

  過了不久,巧蓁出現在花園中,而江留遲遲未出現。巧蓁心慌了起來,生怕江留生自己騙他姓"連"一事的氣,直到一名身著普通的男子將一封信交到她手中。

  巧蓁怯怯地打開信封,信裡的字工整清楚:

  巧蓁,老話一句,很高興認識妳!我不怪妳瞞我妳的身世,我想,妳不是故意的,是怕我不敢與妳做朋友吧?現在的我還太軟弱,且如妳王姐所說自信不足;我想獨自一人到處旅行,並且找名高人教我武術,這樣才能保護自己和重要的人,畢竟要在曾經有不少欲對我不利的人的王宮裡生存,不會武功是很危險的,雖然我曾想過請妳的王姐或妳教我武功,但心想還是算了,我想要到處走走看看,讓自己的見識更寬廣;至於媽媽以及兩位妹妹,我已拜託父王安置,並派人照料,王妹那邊我則是安慰她──只要妳還在,終有再見到我的一日,請妳等我;......而妳和我的感情,不論我離開多久,希望都不會變質──灰姑娘在遇到王子前雖然苦,但她的結局是好的,所以我想,如果我是"灰姑娘",終有一日會和帶給我幸福的"王子"在一起吧!在這成真之前,希望妳別試著找我,也別令其他人尋我。

  我會好好地活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留 筆

  看完那封信後,巧蓁忍不住哭了,這一離別,不知何日才能再見?

  (我會等你,一直等,非你不嫁!)巧蓁在心裡發誓。

*

  五年後──

  西國,王宮──

  今天是西國二公主偉大的生日,一如往常地,辦了一場舞會。來自西國本地以及東國的嘉賓各自入座,等著重頭戲──二公主的現身。

  算一算,今年已20歲了吧,二公主緩緩從舞台後走出,她身著水藍色連身禮服,化了淡妝,看起來美極了!

  只聽西國國王(主持人)站到舞台正中央,喜悅地宣布:「舞會開始!」

  巧蓁親自挑了幾名女性陪自己跳,這5年來一直都是這樣──她怕江留哪天回來見到她和別的男人跳舞、吃醋,甚至不再愛自己,所以她只和女性跳。

  當然,第一支舞是屬於王姐的。

  就在此時,夢冬走到巧蓁面前,道:「王妹,妳可知〈灰姑娘〉裡誰最重要?」

  巧蓁想了想,答:「不是灰姑娘嗎?畢竟是灰姑娘的善良讓王子愛上,才救了平常都過著刻苦日子的她。」

  夢冬聞言一笑:「答案是施予灰姑娘魔法的仙女,沒有仙女,灰姑娘只能一直當灰姑娘了。」

  「......所以、誰是仙女?難不成是.....王姐?!

  聰明的巧蓁猜到了。

  「我施予"灰姑娘"的魔法是自信,在〈灰姑娘〉中,如果灰姑娘缺乏自信,王子也無從認識她──所以王妹,感謝我吧。」

  夢冬難得地開個玩笑,但她說得沒錯,巧蓁心想,如果不是王姐為自己辦了那場舞會,江留恐怕永遠都會迴避自己,如果不是王姐一番苦口婆心,自己和他的感情恐怕也無法長久──因為缺乏自信的人,是很難給予別人以及自己幸福的。

  「現在妳準備好要迎接脫胎換骨後的"灰姑娘"了嗎?」

  夢冬講完,只見一名穿著金色衣裳的俊秀男子走向巧蓁,他道:「巧蓁,5年不見了,過得可好?」

  巧蓁一眼就認出了心上人,只是覺得他不太一樣了,不再缺乏自信,他已成為可靠的男人了!

  「怎麼、這身打扮?」

  「不瞞妳說,我在妳的生日幾天前就打算返鄉繼承王位了,途中耳聞西國二公主的生日將至,當然得盛裝打扮一下,畢竟、我們還要跳一支舞,不,或許更多......」江留說完,雙頰微紅,這點一直沒變,就是"純情',巧蓁心想。

  「也就是說,你現在不是王子,而是國王?」巧蓁小心翼翼地問。

  「沒錯,父王在兩天前已讓位於我,現在的我不再軟弱;今日,我想要和妳訂婚,我們一起到東國;父王、王妹以及養我長大的媽媽、兩位妹妹都會和我們生活在一起,若妳思念妳的父王或王姐,隨時都可以回西國探望,我會派人保護妳或是和妳一同去。」

  舞畢,江留牽著巧蓁的手,緩步走向舞台,宣布他兩今日訂婚一事,並表明婚禮將在東國舉行。

*

  西國,長公主書房──

  「姐姐,再過幾個鐘頭我便要離開西國了,心裡既傷心也高興,這樣的我、很壞吧?」巧蓁道出了心事。

  夢冬站了起來,給巧蓁一個擁抱,她回:「去追求妳的幸福吧!我祝福妳,親愛的妹妹。」

  「謝謝妳、姐姐!對了,聽父王說,下個月要舉行王位交接儀式,那個未來的國王,是妳、對吧?──因為我實在想不出有哪位男性或女性比得上姐姐的聰明才智、高超的武藝,以及善解人意的心。」巧蓁開心地說。

  「我們西國、要有女國王了,真好!」

  夢冬回以一笑,雖然"灰姑娘"是脫胎換骨了,但"王子"依舊(調皮且古靈精怪)。

*

  一個月後,

  東國,王宮──

  江沐和巧蓁三不五十就變裝往外跑,讓東國國王江留無可奈何。

  就在某日,巧蓁提出了要江留一起到西國王宮的願望,江留沒想太多,直接就答應了。

  西國,王宮──

  一到了西國宮廷,趕上了巧蓁的父王以及王姐的王位交接儀式,底下的部屬寂靜無聲,迎接這盛大、莊嚴的一幕,交接儀式結束後,巧蓁和江留兩人就站在花園中,等著夢冬過來。

  不一會兒,三人齊聚,巧蓁笑道:「〈灰姑娘〉裡的仙女最後並沒有帶走灰姑娘或王子任何東西作為代價──也許對仙女而言,灰姑娘和王子的幸福就是最大的代價了吧!──就像王姐,噢,不,西國國王一般,江留和我的幸福,就是給予您最大的代價!」

  巧蓁牽著江留的手,講出了內心真正的感動──「西國國王葉夢冬,我偉大的姐姐,謝謝您!沒有您,就沒有今日脫胎換骨的"灰姑娘",而"王子"也將錯愛(指愛上江留以外的的人,或是愛上不太能託付終生、缺乏自信的江留)!」

 

 

 

※此篇文章曾投稿 但是沒得名 自己頗喜歡 就放著供欣賞了

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Cowfish21的窩

Aive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